西方邏輯史研究始于19世紀

2018-07-27
來源:本站

西方邏輯史的研究以19世紀為分界線。前亞里士多德邏輯和早期亞里士多德邏輯、三段論的興起,以及斯多葛—麥加拉學說在起源的真正性質的認識和理解,都是今后邏輯史研究的重點。

西方邏輯史的研究以19世紀為分界線。在19世紀以前沒有嚴格意義上的邏輯史。即便是19世紀,邏輯史所面臨的環境仍十分糟糕。其原因在于:一方面,大多數邏輯史學家接受了康德在《純粹理性批判》中關于邏輯的評價,即邏輯根本就沒有歷史可言,或者充其量是亞里士多德學說衰敗的歷史;另一方面,那時大多數作者并非形式邏輯學家,所謂的“邏輯”在他們眼里無非是方法論、認識論和本體論。

19世紀前的邏輯研究有以下特點:第一,主要是德法學者在從事邏輯史研究,其專業訓練多與哲學史有關。例如彼拉米斯、萊曼、加桑迪、法布里修斯、瓦楚烏斯和西格瓦特都來自歐洲大陸,也都是以哲學家或哲學史家的身份出現。第二,邏輯與哲學、方法論的聯系十分密切,邏輯史還沒有作為一個獨立的研究領域被界定。例如,彼拉米斯的《人文學者》事實上是一部哲學史著作,它在辯證法流派的標題下處理邏輯史問題。《邏輯的批判和歷史記述》的作者雅各·弗里德里希·萊曼是一位加爾文主義神學家和哲學家,以分析方法見長。

現代邏輯史的研究雖然開始于19世紀,但這一時期的邏輯史研究卻存在著嚴重的問題。例如,卡爾·普蘭托4卷本的《西歐邏輯史》在邏輯史上是一部有分量的著作,其資料來源非常廣泛,它提供了希臘語和羅馬語原始文本的一個異常豐富的信息來源,其中的一些是從現在已無法得到的文本和手稿中復制下來的,直到今天它仍是一部內容豐富的古代邏輯史著作。然而,這部著作有三個明顯的缺陷:第一,它對邏輯史的闡述止步于16世紀;第二,它近乎盲目地相信康德的斷言,對形式邏輯缺乏足夠的理解;第三,它對與自己不同的作家的觀點采取了歪曲和缺乏同情性理解的處理。尤其是它的道德說教態度完全背離了科學精神。因為他不喜歡斯多葛學派和中世紀經院哲學家,便對他們的學說進行難以置信的誤解和曲解,使用了誹謗的字眼,將他們看作是徹頭徹尾的傻瓜和道德上的惡人。這部著作對整個邏輯史研究領域形成了巨大的影響,直到盧卡謝維奇和肖爾茨在其中發現了大量錯誤,并開始清算這種錯誤,它的影響才逐漸消失。

20世紀,隨著數理邏輯的出現和邏輯實證主義哲學的興起,邏輯史的研究呈活躍的趨勢,研究的深度和廣度都超越了過去任何一個時期。我們不妨將1896年作為20世紀邏輯史研究的開端,雖然在時間上仍處在19世紀。這一年皮爾斯做出了一個重大發現:麥加拉學派有蘊含的真值定義的思想。這是用現代邏輯的觀點研究古代文獻所取得的首個有價值的成果。此后,德國邏輯史學家波亨斯基的《形式邏輯史》是該領域的一部重要著作。它包含自希臘到作者寫作年代的邏輯學家原創著作的文選,描述了當代數理邏輯的一些重要成果,并提供了印度邏輯的一些重要信息。

威廉·涅爾和瑪莎·涅爾的《邏輯的發展》是中國學者熟悉的一部具有重要文獻價值的邏輯史著作,也是邏輯史上為數不多的體例完整、結構嚴謹、貫通古今的邏輯史著作。正如作者在序言中所說:“本書的目的是對邏輯的發展給出說明,而不是記述古往今來的學者關于這一學科都說了些什么。”涅爾并沒有采用波亨斯基使用的方法,但卻與波亨斯基的方法達到了同樣的效果,即記述那些在他和同時代邏輯學家看來最重要的邏輯思想的首次出現。

此外,古代邏輯研究的經典還有羅斯的《亞里士多德的分析篇》、J.盧卡謝維奇的《亞里士多德的三段論》、威爾的《邏輯在亞里士多德思想中的地位》、利爾的《亞里士多德和邏輯理論》、歐文的論文集《邏輯、科學和辯證法》、盧卡謝維奇的學生薩拉姆查《亞里士多德演繹理論》、波亨斯基《德奧弗拉斯特的邏輯》、J.W.克魯姆的關于蓋倫和命題邏輯的著作等,這些研究改變了傳統的研究方法,體現了邏輯史的進步。

進入21世紀,邏輯史研究的勢頭依然強勁。2009年,雷拉·哈帕蘭塔編輯的《現代邏輯的發展》是一部經長期籌劃而成的一項綜合性成果。該書從13世紀的邏輯開始,分出若干不同但卻相互關聯的主題,向前推進,直到20世紀。因而可以看作是涅爾《邏輯的發展》一書的繼續。該書在年代學探討和主題性思考之間保持了一種較好的平衡,它的另一特點是將現代邏輯的哲學方面納入寫作范圍,而不僅僅是一種思考的視角。就此而言,該書雖然包含一些技術細節的討論,但整體而言,它是一部為哲學家而寫的著作。2004年,多夫·加貝和約翰·伍德《邏輯史手冊》將邏輯史的研究推向了新的高度。它以前所未有的魄力編輯出版了迄今門類規劃最為全面系統的邏輯史(11卷本)叢書,為邏輯學工作者提供了最為完善和齊全的邏輯的歷史縱覽。該書充分體現了古代邏輯深厚的人文底蘊和現代邏輯深刻、精確、清晰、有力的現代韻味和風貌,成為邏輯史研究新的里程碑。

站在新世紀的高度,我們發現上述研究成果只是今后研究的起點。首先,古代邏輯的研究還缺乏完整性。要對古代邏輯做出完全的說明,必須考慮到相關古代教義和學說的存在與影響。這些著作是由希臘人、敘利亞人、阿拉伯人、猶太人,尤其是由拉丁中世紀邏輯學家所完成的。希臘注釋家的著作尚未得到充分研究,其他人的研究更是無從談起。因此應加強對原始文本的研究。

其次,當務之急仍是邏輯學說的專題研究。前蘇格拉底的辯證法、柏拉圖的形式邏輯、《論題篇》中的邏輯、亞里士多德的斷言三段論、亞里士多德的符號學、亞里士多德的假言三段論、德奧弗拉斯特之后的逍遙學派、賽克斯圖的恩皮里克、波菲利、薩卡斯、博愛修、辛普里丘、費羅波努斯、阿普列尤斯、西塞羅等僅僅是有待探索的一些主要論題,沿著這條路線對一些較不重要的作家也應研究。

最后,要加強重點研究。前亞里士多德邏輯和早期亞里士多德邏輯、三段論的興起,以及斯多葛—麥加拉學說在起源的真正性質的認識和理解,都是今后邏輯史研究的重點。此外,對數學和邏輯之間的關系以及現代邏輯史起源的研究,也會成為邏輯史家關注的重點。

中超捷报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