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枯井誰來管?水利廳農業廳住建廳均稱管不了

2018-08-01
來源:本站

  河北省蠡縣中孟嘗村,吞噬了男童趙梓聰的枯井。

  一個人們不愿意看到的事實還是發生了。

  據河北日報11月14日報道,11月10日23時,河北省蠡縣中孟嘗村墜井男童趙梓聰被救援人員從井底找到,但已經沒有了生命體征。至此,這場牽動了許多人的救援行動,在持續107小時后宣告結束。

  一眼枯井,“吃”掉了一條鮮活的生命,留下了太多的遺憾和悲傷,更留給我們深深的思考——農村還有多少無人管理的枯井?枯井究竟該由誰來管?枯井“吃人”的悲劇如何才能不再重演?

  11月9日至10日,記者深入石家莊、保定、承德等地,就廢棄枯井相關問題進行調查。

  還有多少枯井?

  一眼枯井,一起墜井事件,雖然救援成功,但兩年來留給義和莊村的依然是沉重。11月10日下午,高碑店市肖官營鄉義和莊村南的一塊玉米地里,72歲的田洪軒老人為記者講述了兩年前發生在這里的救援行動。

  2014年6月9日清早,3歲男童小輝(化名)跟著爺爺下地干活。在玩耍時,小輝不慎墜入枯井內。這口枯井廢棄多年,直徑不到30厘米。經過9個多小時救援,在挖開周圍12米多深的泥土后,人們終于將孩子救出。

  當時的枯井如今已被掩埋,成了莊稼地。記者看到,事發地點附近還有兩口井。其中一口是廢棄的井,敞著口,因為井口直徑只有10厘米,沒什么危險。還有一口直徑30厘米的在用機井,井口被一大塊鐵板蓋住。

  記者見到了小輝,如今他已經上了幼兒園大班。“應該吸取教訓,管住枯井,不要再發生‘吃人’事件。”小輝的爺爺說,村里當年便對所有存在危險隱患的廢棄枯井進行了填埋處理。

  但像義和莊村那樣對廢棄枯井進行處理的并不多見。記者在離義和莊村幾公里的車屯村路邊看到,這里依然有裸露的枯井。“這些沒用的枯井,沒人管理,成為安全隱患。”附近的一位村民說。

  廢棄枯井曾有多種用途:在農田里,有廢棄的灌溉枯井;在工地上,有廢棄的打樁枯井;在道路邊,有廢棄的線路枯井……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隨著地下水位下降,大量機井干枯并報廢。廢棄機井深十幾米到數十米不等,直徑30厘米左右,多藏匿于雜草和莊稼地里,極易造成人畜安全事故。

  據了解,男童趙梓聰墜落的枯井已建成十來年,荒廢了5年左右。這口井枯了之后,沒有回填,沒有井蓋,也沒有樹立警示標識,井口一直裸露在外。中孟嘗村一位村民介紹,該村水井較多,具體數量不明。

  “農村的枯井多了去了,沒有哪個部門統計數量。”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河北省幾乎每個村都有廢棄的井,多數填埋了,沒有填埋的枯井大都處于無人管理的狀態。

  枯井到底誰來管?

  11月10日,新樂市南青同村黨支部書記李保贊到田地里查看廢棄的枯井。“我們村對井的管理任務很重,在用澆地水井有140多個,還有一些廢棄的枯井。”李保贊說,村里明確規定,報廢水井的處理由使用農戶承擔。

  南青同村對水井管理的重視,源自3年前的一次孩童墜井事件。2013年4月1日下午,村里一名4歲多的男童在玩耍時,不慎墜入一口直徑僅有30多厘米的深井,卡在了井中間。消防官兵們將安全繩套放入井內,讓孩子把繩索套在自己的手臂上,最終將孩子成功救出。

  如今,這口井所在位置被村民張陳平蓋上了房子。受那次事件影響,南青同村廢棄的水井都被村民填埋處理,在用的水井也加了蓋子。井蓋五花八門,有水泥板、木板、鐵板,甚至還有廢棄的浴缸。

  記者在調查中聽到最多的建議,就是將廢棄的枯井在第一時間銷毀,只有這樣才最安全。

  枯井究竟應由哪個部門來管?

  “從政策上沒有明確(枯井)由水利部門管。井的所有權是誰,誰來管,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河北省水利廳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打井辦理取水許可審批由水利部門負責,關閉水井及后續處理由水井所有人負責。

  河北省農業廳也明確答復,枯井不歸他們管。

  “我們的管理,沒有涉及到這(枯井)方面,建議你們問問農業和水利部門。”省住建廳也表示。

  當地政府呢?

  6年前,保定市徐水區大王店鎮孫秀田老人的老伴,在采摘酸棗的過程中,失足掉進枯井里不幸身亡。對此,當時的鎮干部曾表示,這個井屬于誰,比如說是村集體的,或者是哪個單位的,就由誰處理。對于掩埋、封存或者警示,政府沒有這項開支。

  “農村水井管理混亂,監管力度不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表示,按有關規定,農村機井實行誰投資、誰使用、誰管理的辦法。機井的管理和使用大都是村民自己說了算,管理比較松散。這些都為枯井監管埋下隱患。而封填一口廢井需要一定量的碎石子和水泥漿,由于會產生費用,村民很少愿意積極主動地去封井。

  “悲劇多發,背后與枯井無人管理有著直接關系,難道還要等著缺乏管理的枯井繼續吞噬生命?”這位業內人士表示,枯井“吃人”事件應該引起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明確管理部門,并采取相應的措施解決。

  加強枯井管理不能再等了

  “對危險枯井的處理,不能再等了!”11月9日,灤平縣張百灣鎮下南溝村黨支部書記翟志寬說,村里有大口水井5眼,小口水井8眼,枯井10眼,現在準備對所有枯井進行填埋。

  “加強枯井管理,不能僅靠村民的自覺行為。”他說,有些村民不自覺,將枯井上的木頭蓋子拿走當柴火燒了。也有的村民因為征地時,有井的耕地補償多而不愿意對枯井填埋處理。

  省水利系統的一位專家認為,在無法很快確定主管部門的時候,政府當務之急要做的是,排查轄區還有多少枯井,并對枯井進行及時填埋,消除安全隱患。他建議,農田內的水井打好并經過工程驗收后,移交給水井所在地的鄉鎮政府進行管理,由其定期對水井進行安全巡查,并為其撥付專項經費。如果農用水井成了廢井,需要填埋的話,也由所在地的鄉鎮政府負責填埋。

  他還建議,全省各地要明確出臺規定,能夠明確所有權的枯井,如果有安全隱患,枯井擁有者要及時進行清理,或設置圍欄,或設置安全警示標志。如果枯井“吃人”造成人員傷亡,所有者就要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已有外省市在加強枯井管理方面做出探索。如北京市水務局就對廢棄水井進行巡查、建檔、登記,并對廢棄農用井一律封填。

  “借鑒河南省的做法,愛心人士也可以為枯井加蓋獻出愛心。”省會一家公益組織負責人田和說。8月25日,河南省“愛心加蓋枯井·拯救少兒生命”公益項目啟動,愛心人士首批捐贈80個井蓋,擬先行為鄭州、開封等地的城鄉接合部無蓋枯井蓋上井蓋,預防兒童墜井事故的發生。

  趙梓聰的不幸喚起了當地對“吃人”枯井管理的重視。蠡縣縣政府一位負責人說,已經有計劃著手行動,下大力度排查類似的安全隱患,避免悲劇重演。

中超捷报比分